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   

交通法庭成功调结一起交通肇事三人死亡案

发布时间: 2015-05-21 09:51:50   作者:赵刚   来源: 本站原创

 

    随着我市农村经济和道路交通的发展,农民生产、出行活动增加,交通事故呈逐年上升的发展趋势。疲劳驾驶、违法载客、无牌无证、无交强险等交通违法行为十分普遍,涉案人员经济条件差、承责能力弱,法律意识淡薄,双方抵触情绪大,和解解决难度大。为此,交通巡回法庭与加大对交通事故赔偿的调解力度,近日,交通法庭成功调解一起事故三人死亡的交通肇事赔偿案,肇事方车主赔偿死者家属共计80多万元。肇事司机向死者家属表示道歉,死者家属对肇事司机表示谅解。一起三人死亡一触即发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就在法官的和风细雨的调解下双方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2014年9月12日14时10分,被告陈某经疲劳驾驶性能不合格的琼C25686普通客车从三亚市往儋州市新州镇方向行驶,途经新新线(502县道)4公里加170米路段时,适遇吴某鹏无证、超员和未戴安全头盔驾驶琼C2VZ15普通二轮摩托车搭载万某强、董某山从新英兰田村往新州方向行驶,由于吴某鹏驾车操作不当先行摔倒,导致两车发生相撞,造成吴某鹏、万某强当场死亡,董某山受伤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2014年9月18日,儋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经现场勘查、取证后,作出儋公交认字(2014)第0010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某经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吴某鹏负此事故的次要责任,万某强、董某山无事故责任。

    事故发生后,陈达经对三死者各支付5万丧葬费后分文未付,失去儿子的三个家庭的父母痛不欲生,每天以泪洗脸,在多次向陈某经索赔未果后,伙同家人一起向新州镇府、儋州市人民政府上访,三方家人纷纷表示得不到赔偿,决不下葬死者。新州镇府领导对此案十分重视,多次会同村委会深入死者家里开展化解矛盾工作,但收效甚微。

    为了平息双方的纠纷,在镇政多次调解未果的情况下,向我庭要求协调解决,2014年11月23日,李郁安法官主持本案的调解工作,在倾听双方当事人的诉说后,李法官说,交通事故的发生,这是谁也是不愿意,保护弱者是法律的宗旨,现在是如何解决纠纷,受伤得到合理的赔偿。大的原则双方要互让互谅,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大家也应发挥人道主义精神,从情、理、法三个角度来处理,这样才达到解决问题目的……。李法官首先告知了双方交通道路事故赔偿范围和标准,并向三方死者家属一一演算死亡赔偿的计算方法,说明了具体数额,明确告知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三方的各种损失共计150万元,因陈某经家庭困难,除了支付丧葬费15万和保险理赔的40万后,被告已无力支付三方死者的死亡赔偿金的余额。因双方差距太大,调解工作一下子进入了僵局。

    第二天,为了打破调解的僵局,本庭再次主持调解,李法官指出,交通事故各方都不是故意的,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各方都是受害者,当事人只有通过谅解、协商、赔偿,才达到是解决问题目的。李法官于是采取“背靠背”的调解方式,一方面向被告方释明法律关系,讲明诉讼风险,让其明白一旦法院判决会考虑到赔偿精神损害赔偿的事项,判决结果对被告产生的不利后果,再说,赔偿款多少都也无法挽回人的生命;另一方面对原告方开展思想工作,交通事故是意外不是故意的,失去孩子是父母永远的伤痛,是没有药物来治好的。但人死不能复生,赔偿好只能是抚慰,本案如调解不成法院最后判决了也不容易得到赔偿款,因为被告家庭因难,且现已被关押,以后会被公诉、判刑;如被告方如有抵触情绪,赔偿款是难以拿到的,……。原、被告纷纷被办案人员辩法析理说法说理所打动,表示听从法官安排,接着,办案人员趁热打铁,再次通过“面对面”的调解方式展开调解工作,不断缩小三方差距。经不懈加班加点努力,越至当天中午1时,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被告同意赔偿死者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各种损失80万元的协议。

    一起三宗一触即发的交通肇事三人死亡案件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今年来,儋州法院交通巡回法庭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践行“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工作主题,以人为本,便捷高效,与交警联动调解,快速理赔,案结事了,共调结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死亡、伤残赔偿案件 300宗,受害人家属得到死亡赔偿金高达3000万元的赔偿。交通事故巡回法庭化解大量的社会矛盾纠纷,消除社会治安隐患,嬴得了当事人的赞誉和相关部门的好评,促进了儋州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